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士师记

 

二十一1 起誓 不智的誓言再次在记载中出现(见:士十一3031,耶弗他的誓言)。他们在惩罚便雅悯人的狂热中,发动了彻底毁灭的战争,又起誓不与任何幸存者通婚,消除了这支派继续存在的可能(有关遵守誓言的重要性,见:民三十215)。这或许是针对将来可能便雅悯人发生冲突的保安措施。问题是毁灭的程度过于彻底,这六百名幸存者变成没有妻子,也没有娶妻的对象。由于以色列人背誓就会招来神的震怒,他们必须为便雅悯人另觅新娘的供应。
二十一4 筑坛 伯特利如果只是一个集结军队的地点,不是为约柜而设的永久性祭仪场所的话,建筑新的耶和华祭坛供以色列人使用就有理由了(见:出二十2426,讨论筑坛的注释)。也有可能需要在户外或高处建筑新坛,来容纳集结的大量以色列人(见:士六26,基甸的新坛)。
二十一4 献祭 他们建筑新坛,并且献上燔祭和平安祭,以求自洁,使自己配受神的注意(见:出二十24)。这样做的原因,是因为立了不智的誓言,自陷困境。他们必须为便雅悯支派几乎灭绝而负责。如今满心后悔的他们,向耶和华寻求引领,使便雅悯不致灭族。筑坛献祭是正确的作法(士二十26亦然),神亦作出了回应。
二十一812 基列雅比 这城最可能是基列北部山地,约但河东面不远,雅比斯干河畔的玛克卢布遗址(Tell Maklub)。它俯临城下交通频繁的河谷,位置极具战略性。这地区大部分的往来贸易,都由它控制(见:撒上十一)。
二十一510 缺席者处死 以色列各支派立了团结一致的誓。任何不来集合的都被视为敌方的支持者,配受同样的命运。为了成全誓言,基列雅比成了惩罚的对象,更顺带成为幸存之六百便雅悯人妻子的来源。
  这誓言近似扫罗召集以色列众支派,从亚扪人手下拯救基列雅比人时,在撒母耳记上十一7所说的话。他扬言要屠杀不集合出战者的牛,但其人可能亦不能幸免于难。某个马里文献生动地描述了这种恐吓。罪犯首级插于竿上游行示众,作为对逃避兵役者的警戒。
二十一6 长老 在没有君王或类似首脑领导的情况下,众支派惟有让各支派的长老集体作出决定。这些人是乡村文化中的执法者(申十九12,二十一26,二十二15),并且在重要集会中充任百姓的代表(书八10;撒上四3)。
二十一19 地理概况 示罗(塞农废墟)的节期,必然在南面之伯特利和北面之示剑(耶路撒冷以北约三十哩的巴拉塔遗址)之间的朝圣大道上举行。利波拿是在示罗的北面(大概是卢班〔el-Lubban〕或卢班舍库杰〔Lubban Sherqujeh〕)。从众长老的这些指示可以看出,他们没有一人参与过这迦南节期。
二十一2123 示罗的女子 早期希腊和罗马传统也有抢亲的观念,可能还反映了古代并不罕见的习俗。本段中的节期显然是个与丰收有关的迦南人丰饶崇拜礼仪。
二十一25 没有王 本章以上文已经出现过的句子作结,以当时无王在位,来解释士师时代的乱象(见:士十七6的注释)。这是全书的感叹号。
  充满暴力和死亡的事件,是支持王国的有力论证。盟约无人理会,百姓作乱,人人目无律法,所行的都是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。故此,在有力的领袖统治之下重建盟约,是得着平安和秩序的惟一希望。

 

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