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士师记

 

十六1 迦萨 迦萨是非利士人五大城市之一,位于亚实基伦西南十二哩左右,距离地中海岸约三哩。在亚马拿时代,它是本区最重要的埃及行政中心。这个占地一百三十五英亩的城址,在沿海平原南面的入口,通往埃及的主要商道旁边,座落于全区地势最高之处。埃及浮雕描绘这城在主前十三世纪有良好的防御设施,但有限度的挖掘并没有发现什么旧约时代的文物。
十六3 城门的结构 经文提到城门的三个部分:城门本身(门扇)、门框、门闩。两扇城门的门枢通常是安装在埋于土中的石臼中。门两旁的是门框,用木制成,安牢在墙上。铁器时代一期的城市很多都不建城墙,而在城周兴建紧贴一起的房屋以充当城墙。门闩可以在门上滑动,末端套入门框上的插口,然后用一系列小木钉锁在门的托架上。因此在城门关锁以后,没有钥匙就无法出城。由于迦萨的古城至今未被考古学家所发现,因此对于这门,很难有更详尽的细节。这时代的门洞宽度可达十二呎,有些则只有六呎宽。
十六3 希伯仑前的山 希伯仑在迦萨东面几有四十哩之遥,并且全部是上坡路,但经文不是说参孙把城门搬到希伯仑附近。本节的用语经常可以解作「前往希伯仑的途中」(如:书十三3)。他在往希伯仑的大道上出发,把城门丢弃在途经的某个山头上。
十六4 梭烈谷 参孙的活动范围主要在梭烈谷一带。主谷约在耶路撒冷西面十三哩,是个长约三十哩的干河河谷的一部分。这河谷从耶路撒冷附近的山区,往西北延伸到地中海,也是沿海平原通往耶路撒冷一带之犹大山地的主要通道。
十六5 非利士人的首领 非利士人的五个首领似乎地位相同。用来形容他们的字眼很可能源自非利士的语言,大部分学者都相信这字可以溯源到海上民族的语言(希腊语或其他印欧语系的语言)。在未发现进一步资料以前,要进一步分析其政治状况是不可能的。
十六5 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 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是数额极巨的款项,如俗谚所说:足以作为君王的赎价(见:撒下十八12)。劳工的年薪只有十舍客勒,四至六百舍客勒已足买下一片土地了。相比之下,五个首领的五千五百舍客勒银子就是平均年薪的五百五十倍。假定今日的平均年薪为二万五千美元,他们所提出的就是一千五百万美元的赏格了。
十六5 非利士人对参孙气力的信念 非利士人相信参孙的大力是有秘密,可以被人发现,并且利用来使他软弱的。可见他们认为参孙的能力,是基于超自然或法术的因素。参孙了解这一点,所以向他们提供捆绑他的法术。正如今日迷信的人认为只有银子造的子弹才能杀死狼人,古代传统亦同样相信某些物质具有狭制超自然现象的法力。赫人文献称之为「接触与转移礼仪」的一类法术。这些礼仪使用不同颜色和材料制造的毛线或绳索来狭制法力。
十六7 未干的青绳子 新鲜的细绳或弓弦有时是用牛肠制成(NIV:「新鲜细绳」,和合本:「青绳子」)。苏美文献提到弓弦是用绵羊的腿(大概指腿腱)或公绵羊的肠制造。乌加列文学则提及公牛的腿腱。这些绳索通常要风干以后才可使用。又有学者相信所用的是静脉。七条之数也显示此举和法术有关。
十六11 新绳 请参看十五章13节的注释。
十六1314 织布机 这时代的织布机有平台式和竖立式两种。按照本段的描述,大利拉的织布机似乎是前者。四根柱子照长方形排列,钉在地上。经线按一定的间隔系在两边的长棒上,长棒则在柱子之间把纱线绷紧。长棒扣在柱后之时,纱线应是拉紧与地平行,以待纺织。纬线则系于梭上,并以横杆交替分开经线,使梭可以拉着纬线在其中穿过。纬线就位之后便可以用橛子钉住,使之紧贴前面的纱线。参孙发挥想象能力,提出要用自己的头发代替纬线。从法术的角度而言这当然是合理的作法,因为他们相信生命精华是在头发之中,纺织则是约束性的行动。参孙一蹴而起,同时拉动了整个织布机,把绷紧了布的长棒在四根柱之间拔了出来。
十六13 七条发绺 当时男子有束发甚至把发束鬈起的习惯。参孙的发型是七条发绺(后面一束,两侧各三束)。
十六17 拿细耳人 有关拿细耳人的愿和头发意义的讨论,参看:民数记六章的注释。参孙虽或多次违愿,但他的愿只需更新便可。剃头则不同,因为这是结束誓愿的方法。
十六1719 剃头而失无敌之能 按照亚波罗多若(Apollodorus;主前二世纪)的记载,这概念在爱琴海地区的初期文献中有好几个例证。其中一个是墨迦拉(Megara)王尼瑟斯(Nisus)的故事。他的长发使他所向无敌,但他的女儿斯其拉(Scylla)却爱上了他的仇敌克里特王弥诺斯(Minos;主前十七世纪),因而剪下了父亲长发的一部分,使弥诺斯能够战胜。特勒博阿(Teleboea)王特雷拉奥斯(Pterelaos)也遭受了相似的命运(也是来自亚波罗多若的史料)。使他长生不死的头发,也是被爱上敌人的女儿剃掉。来自爱琴海地区的非利士人可能也熟知这些故事。若然,参孙提出来的办法对他们来说就很合理了。
十六21 剜出眼睛 大部分例证来自美索不达米亚。当地的习惯是剜出战俘的眼睛或割掉他的舌头。
十六21 铜炼 手铐和脚镣都古代近东都有使用,就当时而言,青铜是合理的材料。即使到了铁器时代,青铜依然是镣铐的材料(耶三十九7)。参孙很可能手脚都有镣铐。
十六21 推磨 将谷粒磨成面粉用的通常是磨石,这是社会阶层最低之人的工作。手磨(又称鞍磨)是古时家用的基本设备之一,用两块石头制成(参看:士九53的注释)。美索不达米亚的大型磨坊往往充作监狱工场,但囚犯所用的依然是手磨。由驴或奴隶推动的大型旋转式石磨要到旧约时代之后才发明。埃卜拉的王宫有一个存放了十六个手磨的房间,相信是囚犯磨面之处。在磨坊工作的通常包括战俘、罪犯,和欠债不还的人。
十六23 大衮 有证据显示早至主前第三千年纪的马里,大衮已经是闪族诸神系统中重要的一员。他在主前第二千年纪上半受亚述人所崇拜,乌加列文学又奉他为巴力哈杜(Baal Haddu)之父。乌加列城的大衮庙比巴力庙还大。故此学者一般假定这神祇不是非利士人从爱琴海故乡带来,而是在到此落籍之后才采纳的。学者经常视之为五谷或风暴之神,但仍都有臆测成分。
十六25 叫来戏耍 参孙所提供的娱乐大概是针对他的瞎眼,与他的机智和大力无关。把障碍物放在他面前,殴打和绊倒他,都是在陌生地方虐待盲人的无数办法之一。
十六29 庙宇结构 卡西勒遗址(古名不明,但居民是非利士人,位于今日特拉维夫市内)和伯善的庙宇,是考古学家所发现,惟一来自这个时代的非利士人庙宇。但拉吉的庙宇也颇有帮助。这些庙宇通常在中央通道之处,筑有柱子支撑屋顶(可能部分露天)。这时代庙宇的柱子一般是木制,安放在石台之上,屋顶的重量使之不会移离本位。在铁器时代一期,卡西勒遗址庙宇面积最大之时是二十五乘四十五呎。伯善的庙宇中厅有两根柱子,这庙呈正方形,每边四十五呎。位于拉吉卫城之晚铜器时代的庙宇(时代较早,且是迦南人的庙宇)亦有相似的设计:中厅有两根柱子,但地方较大,有六十乘一百呎。
十六2930 使房子倒塌 第30节的动词暗示扭转的动作。参孙大概是将柱子转离石座,屋顶失去支撑便随即塌陷。
十六31 琐拉和以实陶 琐拉今名萨尔阿,位于梭烈谷内,在耶路撒冷西面十六哩之处。梭烈谷是沿海平原经萨非拉前往耶路撒冷附近山地的主要通道。琐拉和以实陶(代尔舒贝布废墟)相隔只有一哩,但这两个城镇中间流过的克萨朗干河畔有一个水泉,可能就是本节所指的地方。
_
从伯示麦看琐拉和以实陶
 

 

 

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