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士师记

 

注释

 

十八1-31 米迦偶像的历史发展

    正如本书开头所记,但支派不能完全占据在南面所得的分地(一34),于是他们迁移至北方,其过程记在这一章里。这事可能发生在士师时代的早期(参12节的注释)。

    米迦故事的第二部分由几幕组成,反映但人寻地的经过,他们在迦南地来来回回,以及途中遇见不同人的反应。这里有两幕关于那个被米迦聘为祭司的利未人。但人的探子问那个利未人(3-6节),他以讨人喜欢的神谕回答他们,而且答应不再作米迦的祭司,改为跟从但人,服侍他们。在跟着的一幕(22-26节),米迦最后一次出场,但已变成一个可怜失落的人(24节)。在拉亿(这是但人重新起的地名),米迦的神龛在新地方及新制度下重新开光(30-31节),正如以往一样。但是,那不祥的话「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」,指出那神龛最终遭受同一命运,正如它原先是从别人手上抢掠回来的(参30节的附注)。

    作者以讽刺的幽默手法记述整个故事。这故事在表面上,有很多地方跟以色列人起初征服迦南地(民十三至十四;申一)相似。但是,无论但人如何展示力量,他们实际上是敌不过迦南人,被他们从原属自己的产业逐出(参上文)。至于拉亿,若把它跟乔舒亚征服的设防城镇相比,可说是偏远、僻静、不设防的,居民安居无虑(27-28节)。作者似乎同情但人所伤害的拉亿居民过于但人本身。

    故事的结束记载米迦比记载但人为多。这故事最重要是指出,人在信心上犯错,以为他们可以通过宗教的物品及制度去控制神。但人跟米迦基本上犯同样的错误,他们新的神龛从起初就注定,要跟米迦的神龛遭受同一命运。利用宗教服侍自己,只有招致神的审判,不是神的赐福(参十七13)。

 

附注   

    2节「琐拉和以实陶」参十三章225节。「族」原文是单数,这里的意思明显等同「支派」(比较1119节),跟六章11节。「以法莲山地」参四章5节注释。第7节「拉亿」位于迦南极北的地方,在加利利海正北25哩(40千米)。但人替它改名为「但」(29节),「西顿人」(参三3)住在地中海沿岸,即今天的黎巴嫩。第11节「六百」参三章31节的注释。第12节「基列耶琳」(意即「树林之城」)位于耶路撒冷西面8哩(13千米)的山上。比较一章11节的「基列西弗」,意即「书城」。「玛哈尼但」意即「但营」,它由十三章25节开始出现,在参孙时代,这城已是这样命名。所以,自从大部分但人迁往北面后,可能只有少数但人仍住在南面,参孙就是这少数群体的成员之一。第14节「以弗得」,比较十七章5节,并参八章27节的注释。「家中的神像」明显是体积细小(创三十一19),像以弗得那样用作占卜(参结二十一21;王下二十三24)。第19节「为父」,比较十七章10节。第21节这节的意思是但人用士兵将他们的掠物(包括他们偷来的东西),跟追击他们的人隔开。第28节「伯利合」准确位置不详,参考7节的注释,并比较十三章21节。第29节「以色列」这里是指雅各布(创三十4-6,三十二8)。第30节「革舜」参出埃及记二章22节。起初的祭司是摩西的孙子,这地可能因此声誉极隆,这也解释了日后耶罗波安一世选择这地,设立北国其中一个国家神龛的原因(王上十二25-30)。它至今仍是崇拜偶像的中心。希伯来文在「摩西」一字里加了一个n(希伯来文nun),变成作恶多端的坏王「玛拿西」(王下二十一)。此举是因为尊敬摩西,但原文明显应读作「摩西」(参新国际译本旁注)。「直到那地遭掳掠」可能指北国最后在主前722年,被亚述所灭,尤其是因为列王纪下十七章特别提及当时祭司被逐离境(27节;比较1-6节)。第31节「示罗」位于耶路撒冷北面19哩(30千米)。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后,它是以色列人安设会幕的第一个地方(书十八1)。到了塞缪尔时代,会幕被一个较恒久的建筑物取代(撒上一924),但示罗及其圣所日后毁灭了,大概是非利士人的所为(耶七12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