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士师记

 

注释

 

十二1-7 耶弗他平定叛乱

    外患除去后,支派间因嫉妒而起的内忧再次产生(比较八1-4)。以法莲自视为以色列人当然的领袖,是颇明显的。他们不愿承认以法莲支派的人不能作士师,统治人,尤其是基列人。耶弗他对他们采用相同的基本手法,正如他对亚扪人一样:先为自己的理由辩护,跟着(接不到答复)才开战。十二章7节的总结短评,清楚说明结果:约但河西的支派归服耶弗他,他统治全以色列6年之久。简言之,耶弗他证明自己是个强人领袖。

    可是,这场仗不是圣战。他们没有求神裁决这事,也没有暗示胜利是神所赐的(对比272932节)。其实,整幕记载支派间可悲的斗争,是一个莫大的讽刺,表明以色列支派间的分裂是何等严重。这是将要发生之事的不祥兆头,特别是第十九至二十一章的惨剧。

附注   

    1节「以法莲」参一章22节的注释。「撒分」(和合本译作「北方」)位于基列中部,约但河以东2哩(3千米)。第4节「叛徒」(和合本译作「逃亡的」)。这话暗示耶弗他的跟随者(或者最少有一部分)是以法莲和玛拿西的后人,他们为逃亡或避难而来到基列。第5节「逃走的人」希伯来文是复数,直译是「逃亡的」(跟第4节相同)。基列人扭转形势,以致以法莲人逃亡。第6节「示播列」的意思不确定,也不重要。它只是一个极好的发音测试,用来分别逃亡的以法莲人。「四万二千人」参五章8节的注释。

 

十二8-15 以比赞、以伦、押顿

    前面记载了两个基列的士师睚珥和耶弗他后,作者转述约但河西的北方支派。记述了耶弗他和他独生女的故事,作者记载以比赞的事迹,特别提出他有30个女儿,及他给30个儿子娶了30个媳妇!在所有士师中,作者只记载了耶弗他和以比赞的女儿。对比二人,目的强调耶弗他因起誓而没有后代的悲剧。以伦和押顿的事迹记载得很少,但特别指出押顿的儿子和孙子都骑着驴驹,叫人想起睚珥及其家人有相似的排场(十4)。也暗示自从基甸开始,士师的职权经常差不多要变为王权,由儿子承继父亲的公职(参撒上八1)。但是,正如下一个高潮故事所展示,有魅力的拯救者之年代还未过去。

 

附注   

    8节这可能是记载于乔舒亚记十九章15节,在北面的伯利恒,位于西布伦及亚设的边界。以比赞可能来自亚设支派。以伦则来自西布伦。第11节「亚雅仑」的准确位置不详;它不是一章35节位于南面的亚雅仑。第13节「比拉顿」在迦南中部,位于以法莲及玛拿西的边界,即今天那布勒斯的西南面6哩(9千米)。第15节「亚玛力人」参三章13节及五章14节的注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