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士师记注释

叁·宗教、道德和政治的腐败(一七~二一)

  士师记尾段近似全书的附录。第十七至二十一章没有进一步的记述,而是给人可怕的一瞥。看见低落的信仰、道德和政治状态,都是以色列人在士师时代陷入的景况。篇幅短小的路得记也没有进一步记述士师记的历史,然而却作出对比,给人一个引人入胜的一瞥,从希伯来历史中的黑暗时代,看到敬虔的余民。

—.米迦的宗教建设(一七)

  一七1~4 首个记述是宗教腐败。以法莲人米迦偷了母亲的一千一百舍客勒银子。他母亲便咒诅盗贼,却不知道那人正是她的儿子。很明显,他害怕那咒诅的结果,所以转过来把银子归还他母亲。母亲便除消咒诅,改为祝福,因为已取回银子。她可以用于原定计划上。她取了二百舍客勒银子,吩咐制造两个像。一个木雕……像,外铺一层银;另一个铸成的像,以全银铸成。

  一七5~6 米迦把那神像放在神堂内,与他家中的其它神像(怪物崇拜)同放。他也决定为他的家设立祭司,他造了一个以弗得(祭司的衣服),分派他一个儿子作祭司。这当然与神的律法违背,因为律法规定,以法莲人不得作祭司。事实上,米迦的整个过程都不符合摩西的律法。

  现在和米迦的时代一样,各人似乎都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时间并没有改变人类的天性,大多数人仍然不肯按神的正道而生活。米迦时代的以色列人,用自己制造的敬拜方式代替对神的真正敬拜,结果,报复与混乱就取代了公义。

  一七7~13 不久有一个利未人,住在犹太族人聚居的伯利恒,走到以法莲山地,找可住的地方。(他应该是被雇作耶和华的事奉,得什一奉献作为收入,但由于当时许多人不再敬拜神,百姓也不守律法,不再以十一奉献来供给祭司和利未人了,他被迫另谋出路。)米迦雇用他为家里的祭司。即使他是利未人,但不是亚伦的家族成员;所以没有资格作祭司。然而,米迦给他薪酬、食物和衣服,于是这个利未人同意去作。这个利未人理当向米迦陈明这安排违背神的吩咐。但事实却相反,他缄默,接受了薪酬和其它附带利益。这些利益使他闭口不言神的旨意。

  本章可以用“混乱”来形容所发生的事情。偷钱用来做偶像,人祈求主祝福作贼的(2节);个人的神堂代替在圣殿的礼拜;利未人和一般人同被分派作祭司;偶像用在耶和华的敬拜中。米迦还以为耶和华会在这一切上赐福与他!(13节)这些混乱根种在每个人的心内(6节)。百姓若在那时候遵守神的律法,这些事情便不会发生。“有一条路,人以为正,至终成为死亡之路。”(箴一四12)我们在下一章看到这节经文的应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