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士师记注释

   二1~5 耶和华的使者在波金(悲哭的人)斥责百姓的不顺服。第1节说他从吉甲(祝福之地)上到波金(悲哭之地)。以色列人由胜利堕进哀痛里。他们没有赶出迦南人,也未能毁灭他们的偶像和祭坛。因此主拒绝把当地的居民……赶出去,反而容许他们侵扰以色列人。本段指出后来压迫的根由。无怪乎百姓就放声而哭,并给那地起名叫波金!

  二6~10 本段重温约书亚人生的终结,并那在他以后的世代。在申命记第六章里,主给了他的百姓明确的吩咐,但他们没有顺从,便陷入第10节形容的愁伤光景中;既欠缺属灵领袖,神的百姓相对也欠缺顺服。以色列的老一辈人死了,新一代的人不再顺从耶和华。他们完全不认识他,不事奉他、爱他和顺从他,甚至不知道他是谁。本书的2章10节至3章7节所描写的,正是以色列人一再的体验:犯罪、受神惩罚,悔改、蒙拯救、再犯罪,周而复始循环不息。每一代人都未能教导下一代爱神、顺服他,而这正是神律法的中心要旨(参申6:4-9)。上一代没有教导子孙敬畏耶和华和持守他的诫命,先祖的忽略导致他们的子孙背弃信仰。

二.前看(二11~三6)

  二11~19 另一方面,余下的经节前瞻整个士师时代,勾画出当时一个四重的循环:

  (11-11)
  苦役(14,15节)
  哀求(这里没有说明,参看三9;三15;四3等)
  拯救(16~18节)

  这种行为模式也形容为:

  背叛
  惩罚
  痛悔
  安息

  以色列人在士师时代经历了七次兴衰:(1)悖逆神,(2)因此受仇敌欺压,(3)蒙敬畏神的士师拯救,(4)在士师治理之下忠于神,(5)当士师死后又忘记神。詹逊指出这个士师记的大纲(11-19节),把焦点带到两个截然不同的真理上,都在全书显明出来:

  (1)人内心严重的罪恶,反映他们忘恩负义、顽梗、反叛和愚昧。
  (2)神的长久忍耐、耐性、爱和怜悯。

  圣经里只有这卷书把这两个真理放在这么尖锐的对比上——以色列彻底的失败和耶和华持久的恩典!

  二20~23 由于以色列人持续不服从,神决定容许列邦留在这地上,借此责罚他的百姓(20~23节)。惩罚不服从,并不是主不赶出所有迦南人的惟一原因。他留下他们来试验以色列(22节;三4),并锻练后代争战(三1,2)。我们能够从中领受心得,为何主容许信徒面对问题和试炼。他想知道“他们肯……谨守遵行我的道不肯。”(22节)
 

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