腓立比书

 

1 腓立比人是保罗的「冠冕」,显示他相当以他们为傲(参三14;帖前二19,和林前九2425的注释)。如果保罗要得着他为他们所下之工夫──即他们的救恩──的奖赏,他们就必须站立得稳,反对保罗的对头,并坚忍到底。冠冕有许多种。英雄会在大众面前加冠,不过这个名词特别用来指运动员所得的花冠;犹太教也用此为比方讲末时的奖赏。
29
同心事奉
  道德作家常把简短、互不相关的道德训勉放在一起。保罗在此也列出一些劝勉,不过其中有共通的主题。

2 「友阿爹」和「循都基」是希腊名字;由于腓立比是罗马的 * 殖民地,她们的希腊名字可能暗示,她们是外邦的商人,就像吕底亚一样(徒十六14;参:徒十六21的注释),不过这只是揣测(有些注释家认为,其中之一即是吕底亚)。她们堪称为保罗的同工,这在腓立比当地可能是被接受的,而在整个帝国的其他地方则不一定;从这个城市的碑文看来,妇女对宗教活动的参与相当积极。

在腓立比教堂内,保罗与吕底亚的彩绘玻璃
_

3 革利免可能是革利免一书的作者,根据传统,该封书信于第一世纪末从罗马写给哥林多;不过革利免是很普通的罗马名字。「生命册」是 * 旧约的意象,古代犹太教将其进一步发展(如:出三十二3233;但十二1;玛三16* 爱色尼人大马色文件二十19* 禧年书三十六10)。

45 「主已经近了」可以指主第二次临到(三2021),但更可能指主与祂的子民相亲,听他们的呼求(申四7;诗一四五18)。

67 「平安」(7节)可能指内心的平静,不过从上下文在讲合一来看,它也可能是指彼此之间的和睦,就如这个字一般的意思(如希腊罗马的和谐演说中之意)。如果后者是这里的用法,这种和平在「保守」(倘若赋予军事用法含义)心思意念的比方,就令人十分震动。犹太人的祷告(有些是根据民数记六24)常要求神保守祂的子民免受伤害。

8 保罗就像许多作者一样,列出完整的德行清单,包括 arete「完美」(和合本:有美名的)在内,这是希腊德行观最重要的一点。他整个清单都是借用希腊伦理的词汇,不过他所提的没有一点是犹太人或基督徒会反对的。他省略掉一些传统希腊式的美德,如「美丽」与「良善」等,但后者的省略不必视为太过重要,因为这种清单从来无意列尽一切美德。
  希腊与罗马的哲学家再三强调,要反复思量这些美德,而犹太作者不断借用这类词汇,就如保罗所行,以向讲希腊话的犹太读者进行沟通。

9 教师常劝勉学生,要活出他们所学的事,并追随教师所立下的榜样。

1020
保罗的感谢词
  保罗在这一段里没有直接说「谢谢」,但却表达了他的赞赏之意(在腓立比所属的马其顿一带,感谢特别受到重视;据说从前那里有一个人不懂得感恩,结果受到迫害;*Seneca On Benefits 3.6.2)。古代的 * 庇护人对他们的 * 受庇护者很大方,并十分照顾;如果保罗直接言谢,便可能将自己置于下属、倚赖的地位。

10 回复朋友的信,通常在开头会讲到收到朋友来信非常喜乐。

1113 希腊的道德家受到 * 斯多亚思想的影响,会称赞那些在丰裕与贫乏中都能知足的人(* 犬儒派甚至极端到一个地步,为要证明自己在贫乏中仍能知足,故意什么都不拥有。)有话说,智者不需要其他人,只需要他自己,可以完全独立。保罗虽然讲到无论在什么景况中都可以知足(「一切事」都能做,如四13),所用的词汇是斯多亚派和其他哲人常用的,然而他是指为神的缘故坚毅不摇,这是 * 旧约先知、犹太的殉道者,和其他神仆惯有的表现。
  保罗的「丰富」(NASB),从现代的标准来看则十分简陋;工匠比穷人的生活稍好一些,然而与现代西方中产阶级,或与古代的富人相较,仍然远远落后。(「中道」──居于两个极端的中间──是希腊人讨论德行时的要点,尤见于 * 亚里士多德的言论;* 散居之犹太人的伦理教导也出现过。但是保罗从来没有寻求这种中间路线;他就像最佳的希腊哲人一样,在任何状况下都可以自处。因此,他的用词较接近 * 斯多亚派和 * 犬儒派,而不像柏立帕特提〔Peripatetic,亚里士多德派〕。然而,他又不像这类学者只倚赖自己,他的「自足」只因基督而来,祂在他里面工作。)

1416 「分享」(有份,四1415)一词是古代商业文件的用语;这个词可能指一特别专款,是腓立比人在保罗有需要之时特别送来的。「为我的需要」(NASBNRSV)也出现于商业文件,说明某一款项的用途。他用来称「腓立比人」的形式,就希腊文而言很糟,但却是腓立比的罗马公民自称的头衔;由此可见保罗对当地的传统与文化十分注意。

17 「利益」(NASBNRSVTEV),「可以算在你们的帐上」(NIV),直译乃是「果子」(KJV),但因为许多商业交易都是农作物,这乃是自然的延伸说法;保罗相信神会报答腓立比人为他所作的牺牲,并加上利息。

18 「我已经收到了」是收据上最常见的标准用语;保罗用平时的商业词汇来告知接到他们的礼物。但是他也用 * 旧约讲到献祭的词(「香气」──TEV,「蒙悦纳的」),来描述他们在此一宣教事工上的参与,他们是差他之神的合伙人。

腓立比卫城特写
_


1920 第19节可能如一些注释家所言,是祈愿的祷告(参:帖前三11的注释);另有人则认为它是宣告。无论怎样看,重点都相同:保罗不可能偿还腓立比人,但他相信神可以。虽然古代作者常用财富作为灵性丰裕的比方,如智慧,但从上下文看来,保罗的意思必定为,神会因他们忠于祂的工作而给予奖赏(参:申十五10;箴十九17)。就多数腓立比基督徒的情况而言,基本的生活「需要」乃是真实的(参:林后八12),而不是「设想的」(如今日一些读者的见解)。「在荣耀里」(KJVNASBNRSV)可译为「以荣耀的方式」或「荣耀的丰富」(NIV)。

2123
结语
21 在古代的信件中,问安是很普通的。腓立比大多数的信徒保罗都认识,因此他采用一般性的方式来问候。书信也常包括其他人的问候,因为邮件是靠旅客送达,所以无法经常寄信。

2223 「该撒家中的人」可能指任何在罗马政府工作、直接靠该撒供养的人,包括所有属他的奴仆和 * 自由人;这个头衔常意味着声望颇高。在此它很可能是指御营军(参一13的注释);倘若保罗当时是在罗马,凡是看守他的人(徒二十八1630)都会听到他的教导。
  该撒的奴隶权力也比大部分自由的富人还大;御营军本身享有罗马军队菁英的美誉,常常得到该撒本人的奖赏。保罗的问安必然令他的读者印象深刻:他的囚禁真的已使 * 福音更加广传(一1213)。

 

 

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/-